《坏爸爸》所罗门骗局背后,是成员为自己“一夜暴富”买单!

士多啤梨
《坏爸爸》所罗门骗局背后,是成员为自己“一夜暴富”买单!

春节档大战即将打响,但前一周院线整体大盘相对冷清,近期大热的《神秘巨星》票房才刚刚破6亿,《南极之恋》勉强破1亿,但却有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电影《坏爸爸》因超高上座率脱颖而出。

3 - 640?wx_fmt=jpeg.jpg

但是,奇怪的却是,这部新片除主演邵兵外,其无论主创阵容到宣发团队可以说都没什么名气,影片上映前也没有任何热度。

但吊诡的事情是,该片一经上映,在同档期11部影片围攻的情况下,《坏爸爸》凭借不到3%的排片却在工作日拿到了超过34%的超高上座率,(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即使在上线8天后在排片只有0.1%仍然保持了24.1%的上座率。

4 - 640?wx_fmt=png.jpg

猫眼数据显示,该片上映8天票房累计报收2144万多,与此同时,关于本片票房注水、涉嫌传销的报道不绝于耳。

那么,这部小成本电影的背后,究竟正在上演着怎样的票房吸金把戏?

《坏爸爸》背后公司疑云?

根据猫眼数据显示,《坏爸爸》的出品方有北京惠民富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中艺控股有限公司、亦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东方明星谷等,合作宣发方有山东麦点影业等。

鹦鹉君查询相关资料,发现这几个公司本身存在传销、诈骗和非法集资的嫌疑。

东方明星谷作为《坏爸爸》的出品方之一,该公司成立至今,除了已经上映的《坏爸爸》之外,这家公司目前也在运作若干个项目,比如《地上地下》《真实身份》《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等,但鹦鹉君发现这些项目连个基本的剧照都没有,该公司也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6 - 640?wx_fmt=jpeg.jpg

更匪夷所思的是,《有一天我老无所依》的监制竟写上了周星驰和侯孝贤的名字。

7 - 640?wx_fmt=jpeg.jpg

《坏爸爸》的另一出品方北京惠民富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百度出来的相关问题都指示该公司疑为骗子公司。

8 - 640?wx_fmt=png.jpg

另外,作为《坏爸爸》的宣发公司山东麦点影业则有重大非法集资嫌疑,其关联公司下的平台麦点商城,是《坏爸爸》的主要预售平台,从预售方案来看,和传统销并无区别。

9 - 640?wx_fmt=jpeg.jpg

《坏爸爸》电影票预售的另一合作方所罗门矩阵,是有着很多前科的互联网邪教式传销组织,其创始人刘少丹虽然丑名远播,但却拥有数字庞大的信徒。

根据所罗门矩阵官网信息显示,关于这部电影的销售奖励机制是这样的:电影票售价35元一张,购买者获得等量的数字资产,系统达成销售30万张的目标,所罗门成员会获得该电影总票房的10%;销售达到100万张,获得总票房的15%。所有收益,以流动数字资产的形式进入购票者的超买账户。

具体的工作方式则类似传销拉下线发展模式,在每一个城市统筹部署推广,将每一张电影票落实到人头,以赠送为主,通过各种可行的方式把所分配的电影票全部落实给当地的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社区、养老院等,确保电影票100%的观看率。

很多信徒对刘少丹坚信不疑,在他们看来买的票越多,自己的分红就越多,不少成员一口气买入几百张电影票,仅四川一组,购买超过1000张电影票的成员就超过7人。

10 - 640?wx_fmt=jpeg.jpg

(所罗门矩阵创始人刘少丹及其“信徒们”)

这样来说,电影《坏爸爸》超高上座率和预售的背后,其实是各关联公司通过有大量线下会员,集体制造了一起诈骗案。

狂欢背后对电影市场却造成了伤害

从市场角度来看,传销式的诈骗方式,彰显了一场内部的狂欢,但高票房的背后“无纯利”才是本质,最终由所罗门的组员们为自己的贪欲集体买单,对电影市场来说,却是一场悲哀。

11 - 640?wx_fmt=png.jpg

(如此大规模的路演活动院线大片都实属罕见)

国内电影市场中线上线下购票方式正不断完善,影院通过发放优惠券、设立会员优惠制度吸引消费等都是正常的营销方式,但是通过提成、分红等方式来刺激电影票的销售,(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对于整个行业的长期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票务是电影终端销售的重要环节,必须严格把关,否则将会扰乱整个市场的运行秩序。

因为,目前国内电影市场发展不够成熟、各项监管措施不到位,这场传销式的骗局才能明目张胆的圈钱,但院线能否从自身的角度,去抵类似《坏爸爸》这样的制违背电影行业规律的影片,金融市场也加强监管力度,从源头抵制传销组织,这才是关键所在。

(文章来源于:影投人制片工场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