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币圈毁灭的创业者:幻想一夜暴富却赔尽血本 亏掉200万团队解散

铅笔道
被币圈毁灭的创业者:幻想一夜暴富却赔尽血本 亏掉200万团队解散

“上了交易所,韭菜随便割。在区块链这场革命浪潮下,ICO却成了那些难以为继的创业项目最后的救命稻草。

这似乎是一场没有成本的赌博。项目方只需付出劳动力,圈内配有一套完整的ICO产业链:外包技术、外包白皮书、代币打点顾问、打点媒体、巨额的上币费撬开交易所贪婪的嘴巴… …而这一切,(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只需要一场私募获得足够资金,一位可以在圈内呼风唤雨的大佬站台,等代币一发,韭菜自来。

看似空手套白狼的完美战术,却让创业项目W输得不剩底裤。政府监管日趋严厉,大佬闻风丧胆,顺势退出,留下一地鸡毛,全由创业者买单。本就资金趋负的W团队,一夜之间,200万打了水漂,团队解散。

殊不知,ICO市场大部分是原本传销大军的华丽转身,用着他们老练的手法,化空气为亿万财富,将创业军团甩到财富大门之外。

可是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穷途末路的创业者仍前赴后继,欲赶在年前收割一波韭菜。他们陷入一场时间争夺战,割韭菜的时间要早过韭菜觉醒的时间。

在这场赛跑中,没人愿把这个庞氏骗局捅破。或许,他们不愿等待平凡的死亡,哪怕,暴毙前享受一次高潮即来的快感。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记者采访及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穷途末路的赌博者

摆在戴民(化名)团队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年底项目被熬死,另一条是杀进币圈,赌一把ICO。

对于一个正在垂死挣扎的创业项目来说,ICO就是一根及时的救命稻草,抓住它几乎是本能反应。戴民能想到的最坏结果是不会怎么亏钱,大不了亏一些边角料的钱,大不了亏投资人的钱。

非风口赛道,草根团队,没有形成闭环的商业模式。戴民团队做了10个月的项目W,100万天使轮资金早已见底,“没钱砸了”。他们去接近区块链,就像饿猫闻到了鱼腥味。“圈里区块链最火,所有的钱都往里砸。只要跟区块链沾边,都不缺钱,跟区块链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上市公司,扯上区块链能有好几个涨停板。连项目都没有的东西能ICO圈钱几个亿。”

“ICO是最快能拿到钱的方式,上了交易所,韭菜随便割。”相比其他案例,W的团队也颇有信心,“空气项目都能做到,我们和实际的项目结合,应该比他们好融钱”。

2017年11月,W团队正式筹备ICO。而在两个月前,戴民还完全是个区块链小白,只知道有人做区块链,玩代币,这玩意很热;但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圈钱的,不知道怎么发行代币,也不知道比特币和以太坊有什么区别。在网上查资料,都是一知半解。

真正带W团队上道的,是那位关键先生Z。他是币圈大佬级人物,说东就是东,说西就是西。他帮别人做过很多空气币,兜里揣着几十个亿。融入Z的话语体系里,戴民觉得很震惊,“ICO就是天上掉馅饼,一夜暴富的东西。不敢不相信,事实就摆在眼前”。

而且他知晓ICO的门槛竟然如此低:只要有大佬站台,任何人都可以做。除非要开发自己的链有难度,但国内的创业公司大多没这个能力。

有关键先生出谋划策,手把手教学,W团队算是知道了通往财富之门朝哪儿开。推开这扇大门,路径也清晰易操作。

1、币圈ICO老司机领进门学习套路;

2、外包技术、白皮书;

3、找大佬站台;

4、联系海外基金会、注册公司、律师认证等;

5、私募;

6、巨额交易费谈妥交易平台;

7、打点媒体刷一波宣传;

8、上线发币;

9、坐庄操作价格;

10、收割韭菜;

11、走向人生巅峰… …

在熟悉这一系列套路之前,戴民也走了弯路。前期他们团队自己研究区块链合约计划,折腾一周后发现,外包公司都是现成的,用代币交易,直接丢给你。

在他们入场之前,圈内早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网站、产品、白皮书… …此外的成本,还要打点顾问,多为帮别人做过ICO的创业者,安排媒体发软文,他为此一口气投入了50个以太坊。“免费的午餐,没有人拒绝,苍蝇多得很。”

W的ICO之路前半程都很顺利。首先,他们有足够分量的大咖站台,即那位关键先生Z。12月底风声已收紧,不少大佬已经很少出来站台了。另外,私募金额超预期,领投的是那位关键先生Z,其他人挤破头往里扎,戴民觉得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钱。

无论站台还是私募,都是口头承诺,并没有白纸黑字。私募到账的前提是,项目方要与交易所完成谈判,可以顺利发币。

 “今天200万美元,明天300万美元,火币给到W的上币费一天一个价。原来可以直接给代币,后面要以太坊或比特币,再后来直接要等值现金了。”虽然如此,如果没有关系,并不能和火币的人建立起联系。

1月30日,W团队终于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搞定了火币,戴民也觉得这把稳了,火币门口还有这么多人排队,而他们只需等着私募的钱一到账,在1月5、6日之间便能顺利发币。

按照计划,一夜暴富,财富自由,这些马上真的不是梦一场。然而眼睛一闭一睁,12个小时后,梦碎只在一夜之间。私募的大头,关键先生Z的私募款进不来了。“他说我们一个合伙人操作不当,让他失去了信心,要规避风险,白皮书中把他的名字抹掉。”具体哪些地方出了纰漏,戴民对铅笔道称不便透露。

“搞砸了。” 戴民觉得可能是这些大佬钱赚够了,现在不想冒险,而是有了信仰,要忙着把技术去落地。他心里明白,更实际的原因是扑朔的政策风险。“这些大佬也不敢玩了,闻风丧胆。”

早在12月底,关键先生便告知他们,1月25号是个关键节点,不要撞枪口。“因为1月初,投资圈大佬频繁的高调发声,放利好消息,引韭菜入场。监管更早地来了。 迅雷被约谈,人人被退币,网易的宠物币还没上线即被喊停… …”

戴民以为自己在年前赶上了早班车,没想到成为了这波洪流中被甩掉的人。他们也没想过继续重来,这个圈资源一次就用光了。

私募的大头资金未到账,W的发币计划也随之流产。而此前打点关系的交易,他们通通要用以太坊去偿还,约合人民币200万元。

以为做ICO没有成本,不过是搭上团队的劳动力,如今W团队不仅搭了功夫,还赔上了底裤。“公司早就没有钱,200万核心团队承担,卖车卖房。”

几天前,W团队以过年放假的名义解散了。在梦碎前的某一刻,戴民曾幻想过这样的计划:暴富之后,他要把此前想做的项目自己掏钱去做,再也不去求投资机构,自由自在做想干的事儿。

大部分ICO是传销大军的华丽转身

在如此境遇面前,戴民有时也会觉得庆幸。“比我们早两天发币的,像海洋币都跌破私募价了,可能难以兜底。”

但在币圈老司机西蒙看来,W币这种的团队其实是完成没上道。“私募不成功也可以ICO。ICO不成功,可以先上小交易所,割几波有钱了,再上大的。才走到私募就不干了,那么没有信仰。”

W对铅笔道说,最难的不是发币和私募,而是第9、10步的坐庄和割韭菜。

对他们来说,发币是件“so easy”的事儿。“现在做ICO的大部分是原来传销大军的华丽转身。”

此前在他的办公室,曾坐过二十个万人团队领导人。所谓领导人,即传销大佬,每人下面大约有1万人。他们不需要另请高明来站台,自己有号召韭菜的能力,自己坐庄。

在西蒙看来,即使新币跌破私募价也不是很难操作的事情,本质不过一场资本游戏。“12月之后发行的新币,几乎全部破发。这时项目方回收代币,减少市场流通量,私募价格2元,可以1毛钱回收。市场上没币,我可以把价格拉到100 ,再跌回来。爱怎么玩怎么玩。”

基于过往经验,西蒙已经是这个成熟链条里的送水者。他为那些项目提供技术支持,给他们写白皮书,给他们联系交易所。一切都轻车熟路。

当初西蒙混迹币圈的直接原因,与戴民如出一辙,创业失败,还欠债。

但更早入局积累的经验,成了他现在的致富法宝。当年,他们做的项目私募半年,第一轮募资3000元,私募连发5轮,最后募资金额100万。“那时候鬼懂什么区块链。上交易所几万块解决,或者请负责人吃个饭,按个摩就能解决,不像现在这么没有人情味。”

收获的财富让他也习惯了融入币圈。“币圈大部分人是这样,原来欠了一屁股债,后来进来,债还完了,还赚了,于是,就有了信仰。”

“你以为信仰怎么来的?”90后的西蒙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

前两天,为了抄底,他刚把今年买的房卖了。他称这勉强算他的信仰,“毕竟币圈让我买了房买了车”。

这种信仰并没有让他完全疯狂,另外两套房,他打算不动,一套给父母,一套给未来丈母娘。

在疯狂与理性夹击中游走,西蒙自带一种享受的感觉。他说:“币圈是未来富豪的诞生地,为什么不和这些人做朋友。”

时间争夺战

“90%ICO都是空气,另外10%可能会由空气变落地。”戴民和西蒙对现在的ICO 市场,有着相同的看法。

实际上,前仆后继的创业者,都打着成为那10%的旗号,日夜兼程,赶在年前ICO,成功发币。铅笔道记者曾多次听到这样的声音:“怕来不及赚不到钱,韭菜都被割光了。”

在这些创业者脑海中,住着一只钟,滴答滴答,7X24小时在发出警告:这是一场时间争夺战,割韭菜的时间要早过韭菜觉醒的时间。

戴民成了这场浪潮的旁观者,他认为,“现在着急ICO的项目都是火烧眉毛了能赚钱的人已经上岸了,再进去只能成为炮灰。”

而当被问及要给这些后来者什么忠告建议时,他语气里透露着无奈:“明天我要成亿万富翁了,谁还听你屁话,说什么都没用。”

西蒙建议,创业公司除非有几千万闲钱,不要轻易去玩ICO,毕竟不是传销党的对手。

戴民觉得ICO的窗口期早已过去,有投资人称还有半年时间。“在这半年还能圈到钱的,是真的高手。毕竟韭菜越来越少,越来越聪明。”

在菜场大妈和出租车司机,还没拿家底入场之前,不管是戴民还是西蒙,他们都知道,在这场赛跑中,没人想把这个庞氏骗局捅破。“像W币没上成的也是一堆。(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大家都不想捅破,还在拼命的联系媒体,发网文。维护这个谎言,捅破的话,涉及的人可不是一两个人,那可是诈骗。”

如今混乱的市场下,项目方可能不过是背后投资大佬们的提线木偶。

互联网创业者小白发现,最近3个月不少投资大佬打着区块链布道的名义,在搞ICO的事情,有的人还是名门之后。这些人通常在高档的下午茶会所,以小型交流会的形式,一场会议20人,买的最少的是小企业主,出价几十万至一百万。这样的活动一个月至少可以搞6场。

小白的感受是:“拥抱泡沫,就是明白告诉你,这是个骗局,但是大家都在玩这个骗局,越早投入,越早抛给下家。”近日,小白感觉这些大佬或许知道要东窗事发,最近三天朋友圈看不到相关的活动,照片也都删除了。

有此感受的还有戴民,他认为只要了解区块链的技术本质,就能看清现在疯狂的资本与项目。去中心化账本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只是资本和市场找到了一个可以规避政策法律风险的圈钱方式而已,冠以一个让韭菜认为是未来发展方向的名头,以科技的名义行庞氏骗局之实。

今日不入币圈,就如10年前不买房。这股风潮,让普通大众笼罩在一种时代的焦虑感之下,一时胆小畏惧,终生屌丝难翻身。“我也不想唯利是图,但是环境改变一个人太快了。”西蒙说。

到今年,戴民在京已经奋斗了10年,连续创业两年多,一直小打小闹,没赚过什么大钱,这此ICO是他距离财富最近的一次。

从幻想的财富天堂坠落,他来不及迷茫,立即投入下一份工作,继续敲起代码。

呼吸着北京冰冷的空气,依然背着车子、房子、家庭的压力。“天上掉的馅饼你没接住,说明你命里没有。”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的话,再做一次选择,你会怎么办?

戴民说:“我会尽快上交易所,不会拖这么晚。”

(文章来源于:铅笔道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