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营销狗的自白:毕业四年,我已经是一家电影营销公司的CEO

健步如飞的少女凯
一个营销狗的自白:毕业四年,我已经是一家电影营销公司的CEO

看了四年的电视剧和综艺,没有谈恋爱,写了两个月的论文,我从山东的三本本科毕业了。

在同龄人和家里人看来,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生。但我知道我头脑不笨、在重要的事情上比别人努力、样子不差的我,缺少的其实是一点运气。

为了躲家里的催婚,我和大学同寝室的彤彤决定一起来北京试试。告诉了家里已经找到工作后,我把空荡荡的简历上传到了BOSS直聘、智联、携程。(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因为学习的是公共事业管理,包括前台、人事、行政、电影宣传、自媒体记者、新媒体运营。心想着,只要有有4-6k的工资,我和彤彤在朝阳区合租一个2000的单间,生活还是可以比较如意的。

2 - 640?wx_fmt=jpeg.jpg

对于生活,我的希望是:有意义的工作,充裕的物质,幸福的家庭。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努力社交,寻找一个不差的恋人。不抱怨、不依赖,工作上踏踏实实,电视剧里放的精致女孩该有的社交生活,我一样也不想错过。  

入职影视公司宣传部做宣传经理,一个部门9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干活,一年半年干了两个项目,天天都在撕逼

过了两周,来了许多好好坏坏的面试邀请。我先去面试了一个有500人规模的影视公司让我做电影宣传。根据朋友说近期在上映的电影就是他们投资的大项目,未来他要做中国的迪士尼!我没有犹豫就决定,就这儿了!

公司在东三环边上的SOHO里,只有刷卡才能通行的玻璃门、能看到北京夜色的落地窗、柔软的沙发和地毯、办公室飘着喷雾和充满着爽朗的笑声,是对于公司的第一印象。

3 - 640?wx_fmt=jpeg.jpg

由于没有相关影视经验,我虽然被录用了,但也只能拿到4k的工资。拿到“宣传经理”的工牌,跟着人事刷开三道电子门后,我见到了我人生要加入的第一个团队。

我们的宣传部加上我一共9人,我们的老大是一个烫着卷发说话温柔的40岁胖子Andy。他告诉我,最近咱们没有片子,让我先整理整理以前的表格,多看看微博和豆瓣,多关注关注几个自媒体大号。

每天我的工作都是准时到公司,和公司的姐姐们聊着奢侈品、明星八卦,和她们新买的包包。有时她们会邀情我参加晚上的聚餐,在一次聚餐参加花了300块后,我便拒绝了之后的邀请。

4 - 640?wx_fmt=jpeg.jpg

每天我都妈妈打一个电话,她催着我回去,我在常营的合租屋里和彤彤吃着外卖,告诉妈妈:“再等等嘛~”

看了五个月的微博后,我们开始了第一个项目,是一个千万投资的爱情片。大家忙做一团,方案、计划、沟通对接、与其他部门、公司内部流程,一起逼了过来。

5 - 640?wx_fmt=jpeg.jpg

部门9个人,除了老大、两个设计、一个老大的助理、两个大老板安排的熟人、一个走流程的人。加上我和另一个没毕业一周只能来上三天班的实习生,这次的宣传其实真的干事儿的,就这么一个半人。

做方案、盯物料、盯文案、对接渠道,都由我一个人来管。这都是其次,最难的事情其实是和发行部门、和大老板沟通预算。Andy每次都会带着我和自己的助理参与项目的会议。

他的话不多,基本上以点头为主。对于预算的修改建议,会让我录音记下来,晚上十二点前一定修改完毕。有时修改到很晚,Andy会给我和我说辛苦了。我在合租屋里因为彤彤已经睡了,不敢开灯打着字回复“啊呀没事应该的。”

6 - 640?wx_fmt=jpeg.jpg

接着,预算定了下来。同组的姐姐们不再谈论包包,而是质问Andy:“这么点预算,怎么做宣传啊?”可他们并没有做方案也没有对接人,他们怎么知道费用不够呢?

姐姐们不顾Andy的阻拦找到了发行部门的预算,惊呼发行部门不懂如何配合资源,在公司大群里抬杠。最后发行和宣传各干各的,影片上映了,卖到了1000万,就下了片。至此之后,宣传部和发行部之间的隔阂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

7 - 640?wx_fmt=jpeg.jpg

姐姐们又重新谈论起包包和香水,我偶尔也参加了他们邀请晚上的聚餐,但我也开始怀疑这份工作,我到底在忙什么呢?

又过了大半年,我们又来了一个项目,这个时候Andy为了不出现太负荷过重的状况,他找了一家全国前十的营销公司来一起做项目的营销宣传。(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原本是一个没有亮点的项目,在他们策划下,在各大平台媒体都有着不错的反馈。虽然姐姐们还是在抱怨,但因为有专业的团队一起操作,票房回报还不错,成了公司少有的赚钱的项目。

但在公司两年,我还是一个拿着4k薪水的宣传经理。我明白,只有提高收入和地位,我才能真正得到幸福。

跳槽去了全国前十的营销公司,半年干了15个项目,我自己住了大LOFT、买了LV包包、养了猫、出了国,却也过劳肥、脱发

过完了年,我向Andy提出了涨薪,在等待两周没有收到回复后,我接受了之前帮公司做营销的公司的邀请,去做了媒介经理。薪水1W,并且有相应的项目奖金。

新的公司在四环边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大厦里,公司里多的是和我年龄相仿的女生和喳喳呼呼的gay以及醉醺醺的老板副总。整个公司的职责区分的很清楚,由于适逢五一档的前战,我马上就进入了项目。

8 - 640?wx_fmt=jpeg.jpg

连续一周我都加班到十一点,时常部门老大会在九点的时候带着我们去公司楼下的日料吃个夜宵晚餐。日料店灯光昏黄,大家会点一杯啤酒,笑声淹没在周围的谈论声中,我和生活融为一体,我觉得无比安全知足。

上班的第一个月,我就负责了三个项目的新媒体渠道,微信好友也从原本的200变成了1000。

第二个月,老大单独叫着我吃了大董,鸭肉包着饼吃、鸭皮蘸白糖吃、鸭架子熬粥喝。

老大和我说:接下来来做项目经理,别住在常营了,搬到公司旁边吧。听闻了我还和大学室友住一间的时候,她喝了一口酒,眯着眼睛说:“这样可找不到男朋友哦。”

9 - 640?wx_fmt=jpeg.jpg

接着,我请了彤彤吃了之前一直想吃的韩餐烤肉店,告诉了她我要出去住。晚上关了灯,彤彤从后面抱住我,在我耳边说“我以为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我没回应她,打开了淘宝,下单了之前大姐们谈论的新LV手肩包。

一个月后,代购的包包到了公司,由于搬家,关系很好的gay帮我拆了包包,我成了办公室里“品味很好的人”,也收到了彤彤回老家的微信。可是那天还有10个新媒体大号的稿子要对,也没能最后见一面。

之后到过年,每个月我都会接2-3个项目,每天我都2点睡,早上9点就会被微信震醒。6-8月的暑期档,我周末都在公司加班,根本没有时间和家里打电话。由于这几年最大的变化,就是把传统媒体的费用

也都放到了新媒体上,我手上过的账目也经常动辄百万。

10 - 640?wx_fmt=jpeg.jpg

会有自媒体大号的人时常抢着来找我吃饭,希望多发几个单子;也有影视公司宣传部没事干的男生约我;偶尔老家来的朋友、大学同学也会在来北京约我;同公司的直男也会发一些暧昧不清的微信。

身边总是热闹着,微信也一直有人联系着,市场上所有上映的电影好像也都和我有关也和我无关。

这一年,我几乎认识了所有市面上的大号自媒体资源,各个影视公司宣传部的对接人。更多时候对于专业的问题,我做会做到细致认真,也会据理力争,告诉他真正怎么做,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当然,也要那种没有钱的项目可以让我喘口气,干些行活就好。

11 - 640?wx_fmt=jpeg.jpg

忙到12月,贺岁档的片子终于结案,公司在整年的盈利非常的不错的情况下,老板决定团建大家一起去日本玩。

换上新的裙子,把猫寄存在楼下的宠物医院,我带着电脑和新包包出发去了机场。而在登机前的半小时,我们得到消息,之前我们负责全案的引进片,指标和档期下来了,1月就要上。大家面无表情地回复:收到。反正只是个几百万的行活。

入职近一年,我存了零散的几万块,过节时也给父母多发了几个红包;我办了健身卡和私教也试着学习游泳,但从原来的110斤我胖到了135斤;我买了一堆化妆品,但面色也越来越差。即使有时候不忙,两点我也睡不着。看着朋友圈的[再熬夜,真的会死],默默转发到都是宣传链接的朋友圈。

去了一家3个人的小公司做创始人,也自己开了一家营销公司

“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12 - 640?wx_fmt=jpeg.jpg

因为这个理由我和这份充实的工作走向分手。我开始规律健身,早睡早起,看看书,参加没有gay的聚餐。一个月前,我收到彤彤给我发的女儿的照片,才发现她婚礼我都没有参加。

出于收入的考虑,我加入了同一个大学的师姐做的工作室,公司在四惠附近的一个园区里,加上她的男朋友,公司一共我们三个人。我主要负责新媒体部分,不用做太多的方案,只要利用我对新媒体渠道的了解,在需要片子的上映时,我们拿到不高的预算,完成执行方案然后给予结案就算是完成了全部的工作。

13 - 640?wx_fmt=jpeg.jpg

但显然这样是不够赚的,我自己也注册了一个公司方便走帐,并注册了几个影视微博、公众号,导导量,找几个小孩做几篇原创文章,拉着身边的朋友偶尔派个几万的小活,每个月能让我多买一个包包。

又是春节,我躺在老家的床上,彤彤发来她和孩子的合照,我回了一个666的转账,备注“给我的干儿子”。彤彤收了红包,回复道:“这样可找不到男朋友哦”。

妈妈拿了一杯牛奶进了我的屋,老爹的呼噜声从远处传来。摸了摸我的头,妈妈说:“明天你就和我去一趟,他在北京做影视的,你们也算一个圈子的。(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家里给他配了个Q7,就是人矮了点,要不要给你看看照片?”

14 - 640?wx_fmt=jpeg.jpg

“什么影视公司?影视公司里做什么的?”我眼睛都不想抬一下。妈吗刚要开口,我的困意马上袭来。

“妈,估计就是个low B公司的,我都不知道,你别说了,我睡了”真是可笑,我可是一家营销公司的CEO!

(文章来源于:一起看电影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