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60万一针“续命”真的假的?我们替你问了问

小A
干细胞60万一针“续命”真的假的?我们替你问了问

之前,我们历时两个月,跟踪记录了几位中国富豪去乌克兰打针的故事。

这条叫做《富豪续命计划》的视频在上周播出,又在这周下架了,原因已在昨天的二条交代清楚。

视频里,富豪们到达的地方在乌克兰基辅。他们在那儿接受了药物注射(被拍摄者称之为“胚胎干细胞”),(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一针价值59万8。据说,这些药物能使他们变年轻。

这视频引发了网友不小的讨论,在后台,我们收到留言上千条,这个话题在其他平台引发的讨论更多。出现最多的疑问,是网友们对“胚胎干细胞”的困惑:

“胚胎干细胞”真的可以续命吗?这些治疗方法,普通人能受益吗?

即便视频已经下架,但困扰网友们的问题,也同样困扰着我们:“胚胎干细胞”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我们也想知道。

2 - 640?wx_fmt=jpeg.jpg

为了找到答案,上周末,我们开始积极寻访国内在干细胞研究领域的知名专家。

我们几乎联系了所有国内从事干细胞研究领域、最高级别的学者。

然而反馈不乐观。

他们有的在第一时间就明确拒绝了垂询,有的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了不接受。

一位学者在拒绝我们后好心地告知,干细胞研究在国内的说法很多,现状较为混乱,说它,真要谨慎。

另一位刚结束乌克兰干细胞调研行程的专家也说:“国内各种研究风起云涌内涵深奥,本人不便参与评论。”

在寻找专家的同时,我们也想通过搜集资料来解开疑团。

这时,一篇由宾西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研究副教授张洪涛写的文章又刷屏了我的朋友圈,文章的标题叫《60万打一针,胚胎干细胞能治人傻钱多吗?》。

张洪涛在文章里说,干细胞也叫全能细胞,有发育成血液、脑、骨骼和人体各种器官的潜力。按发育程度不同可分为胚胎干细胞和成体干细胞,前者能分化成几乎全部组织和器官,而后者只限于特定种类。

“因为有这项潜能,干细胞理论上可以用来再生、替代或者修复人体的一些病变的细胞和组织。”

一些从事医疗行业的朋友也告诉我,干细胞很像医学界的“百变小樱”。由于它没有充分分化,所以能在特定环境下分化成不同的细胞,并发育成不同的组织和器官,“比如心脏不好就发育成心脏。”

但如张洪涛在那篇文章中强调的,这些只是“理论上”。理想可以很丰满,现实其实很骨感。

“在理想和现实之间,需要有临床试验来验证治疗效果到底如何。”

3 - 640?wx_fmt=png.jpg

有趣的是,那些说自己可以用胚胎干细胞对患者进行治疗的机构,还没来得及证明疗效,就打起了价格战。

一位叫黄明(化名)的中国代理曾告诉《商界传媒》的记者,视频里的那家机构更多做抗衰老和美容,自家才是“资历最久最合法的”。

黄明所在的公司HES CELL与乌克兰国立医学大学干细胞中心签署代理协议,公司负责在亚洲推荐客人,并做好评估工作,黄明在亚洲区总代理平台做销售。

他们说,自己公司的干细胞都来自堕胎胎儿,主要针对慢性病和衰老问题。在黄明的客户里,男性占了主流,“因为提升生理机能嘛”。

黄明说自己的公司在价格上很低,一趟5天4夜的行程,全部费用只需3.68万美元,“前几年是5万美元,现在客户群稳定就下调了,其他家好几十万的都不切实际,噱头一个,打1-2针就行了。”

我忽然想起自己曾在朋友圈看到有钱的熟人打过“免疫细胞+干细胞”。他曾高兴地在朋友圈表示,以后自己就百毒不侵了。

但打完没两天,他又在朋友圈里晒,自己遭遇了流感,高烧39度不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学界人士说,对乌克兰很多机构有没有足够的技术和条件制备合格的干细胞这个问题,应当存疑。

4 - 640?wx_fmt=jpeg.jpg

HES CELL官网

干细胞治疗的研究与应用的确复杂,并不在一朝一夕。

科学杂志《自然》曾发布美国科学家的研究,发现一些从成人身体取出的干细胞,(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并不如预想的那样,能转化为各种器官组织,成体干细胞不能达到胚胎干细胞的“百变”功效。

5 - 640?wx_fmt=jpeg.jpg

漂浮到子宫中的类囊胚(由干细胞形成的合成胚胎)的示意图,图像是用塑料块(非乐高®)产生的。绿色细胞是滋养层干细胞(未来的胎盘),而红色细胞是胚胎干细胞(未来的胚胎)(图片来自Nicolas Rivron)

国际干细胞协会在其最近发表的文章中说,干细胞治疗还处在临床实验阶段,国家或医疗组织应该加强监督,抵制没有资质的诊所私自进行干细胞治疗。(ISSCR Applauds Federal Injunctions AgainstStem Cell Clinics)(Stem cell therapy: from evidence-based medicine to emotion-based medicine? The long Italian way for ascientific regulation)

6 - 640?wx_fmt=png.jpg

我们的邻国韩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11年7月,批准了FCB-Pharmicell公司的一款干细胞药物Cellgram-AMI,但仅用于治疗急性心肌梗死,而且附加条件,要求该药物在上市6年中治疗超过600例病人。快到验收期时,FCB-Pharmicell自知难度大,提出希望将再审要求降至60例,遭到韩国FDA否决,能否通过再审还是未知数。

人类胚胎干细胞的产生和使用,还饱受伦理争议。

本世纪初,韩国最著名的干细胞研究者黄禹锡,就因为被怀疑买卖女下属卵子,非法提取胚胎干细胞引咎辞职。他同时也是韩国的克隆之父。

8 - 640?wx_fmt=jpeg.jpg

2006年01月10日,在韩国首都首尔,一名黄禹锡的支持者手持印有黄禹锡头像的招贴画在首尔大学门前抗议。(图片来自新华社)

胚胎干细胞研究在美国也一直是一个没有伦理定论的领域,支持者认为这项研究有助于根治很多疑难杂症;反对者却说,进行胚胎干细胞研究就必须破坏胚胎,而胚胎是人尚未成形时在子宫的生命形式。

一篇发表于2014年的论文称,为了收获胚胎干细胞,首先有必要破坏5天的植入前胚胎,但反对者认为,胚胎能发育成人,所以具有显著的道德地位,因此,破坏它是不道德的。

更有甚者,将这个行为称之为杀人。

除了伦理问题,排异反应也是干细胞治疗的风险。

有媒体在采访了医学专家后写道,“给一个没有明显病症的人输入异体细胞,相当于人体有了入侵物,会产生排斥等免疫反应,比如体温升高、白细胞数量增加、炎症反应等。即便是用异体干细胞治疗白血病,也要先抑制患者的免疫系统。”

在我国,干细胞研究已经开展了几十年。

据称,2009年时,我国的干细胞治疗发展得风生水起,那时有很多美国和欧洲的病患专程来中国进行干细胞治疗,治疗费用很贵,一次七万美金。

2015年6月,国家卫计委叫停干细胞商业化治疗,明确自体免疫细胞治疗为临床研究阶段;同年8月,第一批干细胞临床试验机构名单公布,北京协和医院等30家入选,上述医院不能向受试者收费,也不能变相发广告。

不久,“魏则西事件”又令新兴的细胞产业陷入尴尬境地。

9 - 640?wx_fmt=jpeg.jpg

魏则西的照片被拿在父母手中

事件缘起是这样的,2016年4月,大学生魏则西病逝。此前他曾在百度搜索出某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治疗后耽误病情。

但有很多了解干细胞的学者解释说,干细胞和魏则西使用的免疫细胞治疗法本质不同,只是原理相似而已。

由于以上种种,我们在搜索求证中发现,我国的主流媒体普遍认为,“中国的干细胞治疗仍然只停留在临床研究阶段,尚未应用于大规模的临床治疗。”

这距离我们开始寻找专家已经过去了96小时。

我们收到了一个又一个拒绝拍摄的反馈,几乎陷入绝望。

这时,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姬广聚教授,给了我们不同的回复。他从事干细胞研究24年,愿意从科普的角度,跟我们谈谈干细胞在我国发展的现状。

昨天,我和同事们去中科院拜访了他。

他说,关于干细胞的研究非常复杂,老百姓面对这个问题会盲目,有可能被误导,“说明我们的科普工作没做好。”

他告诉我们,由于胚胎干细胞致瘤,所以“不能直接用于人体”,但干细胞治疗的未来值得期待。

我们将对他的拜访连夜制成了你在开头看到的视频,(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希望它能让你对干细胞治疗有更多了解。

最后我们要说,人类对于干细胞的研究,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这片海很深也很广,我们尊重科学,道阻且长。

事物的本身是不变的,变的只是人的感觉。这一切,就像人类对长命百岁的追逐一样。

(文章来源于:Aha视频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