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想“做空”华谊兄弟?

庞宏波
为什么有人想“做空”华谊兄弟?

导读:一时间,伴随着华谊股价连连受挫,此时极其敏感的高比例质押,在“奔跑吧,兄弟”的调侃中持续发酵。

五天前的一份股份质押公告,在五天后“疯狂套现”的舆论恐慌中持续发酵,以至于王中军不得不用一份公开信来平息风波。

在6月6日的华谊公告里,就已经对二人的股份质押进行了情况说明,二人质押获得的资金也将主要用于“个人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一贯是华谊的作风,利用质押来运作项目。

但在华谊股价跌跌不休,明星避税持续发酵的特殊节点,一次正常的质押变成了一次紧急的套现。为此,有人说华谊王氏兄弟要跑路,有人说华谊大厦将倾,将注定成为乐视第二。

这或许真的是许多人真实的想法,人们总喜欢去审视苦难,而非见证“坚强”。因为在“苦难”中,你可以嘲讽、可以攻击、可以鼓励、可以遗憾,而见证坚强的情绪,过于单一和平常。

华谊,在一次大规模舆论风暴中站上了风力最为强劲的月台。从全网质疑华谊兄弟高比例质押,到冷静之声纷纷出现,选择力挺和遗憾。或许,不得不问的是,为什么有人想“做空”华谊?

选择“不信”比选择“思考”容易

随着新一轮的“飘绿”,华谊兄弟的股价已经蒸发了50亿。除了市值创5年新低外,在明星涉税事件曝光后华谊和唐德领跌的“身位”也是很多人质疑华谊的理由。

既然没有问题,为什么股价比别家跌的惨?既然坦坦荡荡,为什么股价会一落千丈?

2 - 640?wx_fmt=png(1).jpg

正是这些数字,让许多人选择“不信”。尽管许多人不厌其烦的解释: 质押股权是一种和减持股份一样非常常见的融资方式,A股市场极其普遍。

尽管王氏兄弟在2018年3月19日、22日、26日质押其所持股份比例的4.39%、1.87%和2.61%;4月3日、11日,分别质押其所持股份比例的0.9%、3.68%。从中可以看出,王氏兄弟基本是循环解压质押,这也符合通过反复股权质押来为项目进行融资的现实情况。

但是,人们只愿意相信王氏兄弟的质押是“套现跑路”。即便相信之前的循环质押正常,也绝不相信这一次质押。这主要原因在于这一次时间的敏感性,在崔永元“手撕”《手机2》,扯出明星逃税、甚至影视圈洗钱后,处于事件焦点的华谊开始大规模质押股权?

3 - 640?wx_fmt=png(1).jpg

人们只看到了王中军、王中磊的高比例股权质押,但却没有看到此次解质押和再质押之后,两人的股权质押率较一季度末的94.96%和86.90%是下降的。

因为,选择“不信”更符合目前舆论所引导事态发展的主流,因为选择“不信”更符合华谊此次涉事的形象。比起去思考华谊为何质押,选择相信“套现”、“跑路”的阴谋论显然更容易一点。

选择“正义”比选择“理性”简单

大众对于华谊的“愤怒”,还得从崔永元说起。无论是私怨还是公恶,在崔永元炮轰《手机2》剧组中,华谊成为了最受伤的公司,没有之一。而在不断的舆论发酵中,崔永元被塑造成了一位“人民正义领袖”。

4 - 640?wx_fmt=png(1).jpg

因为他曾经主持过“实话实说”,因为他多次为正义发声。普通大众对于崔永元,有着一种无需验证的信任感。而因为《手机》的隐射和曾经的抑郁症经历,又让普通大众对崔永元,有着一种无需思考的同情心。

“他发声,股市下跌;他发声,明星涉税彻查。他是曾经的央视一哥,也是现在的正义领袖”。对于这样的颂词,可能很多人都在心里默默念唱。而崔永元,绝对对得起吃瓜大众。除了一轮又一轮的独家专访,进行大规模爆料外,还在微博上进行了直播,并且在多条微博中直截了当的指明华谊兄弟,言辞极其激烈。

5 - 640?wx_fmt=png(1).jpg

在炮轰《手机2》初期,崔永元就直截了当的对准了华谊兄弟,声称华谊的沉默来源于对股价下跌的恐慌。

6 - 640?wx_fmt=png(1).jpg

在曝光冯小刚美国的两处豪宅后,又曝光了《手机》主创在加拿大的豪宅。(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此时,国内影视股早已哀声一片,明星逃税成为了舆论指责的焦点。此时,崔永元的一波节奏,定让大众兴起。

因此,在崔永元炮轰之后,普通大众你说信谁的?

说来也巧,几乎同一时间,曾华谊艺人袁立又因为艺术品和王中军怒怼三百回合。作为多年的好友,袁立第一时间选择力挺崔永元。有趣的是,相比崔永元,袁立微博对于华谊兄弟的嘲讽更隐蔽,也更持久。

7 - 640?wx_fmt=png(1).jpg

袁立的“耿直”比崔永元显然更猛烈,对于问题的核心更是毫不避讳。

8 - 640?wx_fmt=png(1).jpg

就在从一部电影的问题变成一家公司的问题,再变成一个行业的问题到一个国家的问题时,没有人再怀疑崔永元和袁立的“私心”,人们记住的只是二人是不畏权贵的“正义化身”。

就在整个娱乐圈沉默的时候,普通大众默认了小崔对其所有的指控。就在崔永元和袁立一次又一次将炮火对准华谊兄弟的时候,一向以“小钢炮”闻名的冯小刚选择“消声”,王氏兄弟也未做任何回应。留给普通大众最直观的,是股价一次又一次下跌。

讨论崔永元和袁立的私心不合时宜,但二者的“控诉”的确让问题变得复杂化、主观化。大众在一波接一波的“接瓜”中,渐渐丧失了理性思考的意识,变得同样主观去评断。

选择“悲剧”比选择“正剧”刺激

贾跃亭“掏空”乐视的故事,远远不够。有第一次的新鲜,就有第二次的刺激。普通大众,绝对不排斥看到第二个乐视将倾。

这或许是“仇富心理”的作祟,也或许是“巨头天然招黑”的无奈。在华谊股价跌落时,随之而来的必然是质疑大于力挺。

其实对于华谊来说,其本身的槽点足以转化成质疑点。溢价收购明星公司,电影主业起起伏伏,这对于一家龙头上市企业来说,必然有着无法被忽视的漏洞。

9 - 640?wx_fmt=png.jpg

2015年,华谊兄弟通过股权质押,先后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各自70%股权,交易金额接近18亿。并且,随即为其奉上了高额的业绩对赌。

明星在公开场合对于业绩对赌的吐槽,和超高溢价的收购成立短、利润少的明星公司,必然会对华谊兄弟的形象起到一定的副作用。以至于,类似于冯小刚的东阳美拉,每年是否完成业绩对赌必然会成为一大热门话题。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在前两年不断发力国内公司尚未有人成功过的“迪士尼模式”。股权投资+实景娱乐,一度成为了华谊兄弟发力的方向。

尽管降低单纯的票房占比,寻求多元发展,是一家公司到达鼎盛极其良性的一种战略布局。但华谊在去电影单一化后,电影主业的衰落成为了引发大众恐慌的导火索。

直到去年《芳华》、《前任3》出现之前,华谊兄弟自身的电影业务并无法令外界满意。这种不满意,来源于作为一家老牌电影制作公司,华谊兄弟无论是产量还是质量都不达外界预期。也来源于华谊兄弟在2016年双收首次下降所传达出的主业低迷信息。

10 - 640?wx_fmt=png(1).jpg

为此,人们更倾向于看到一个玩转迪士尼失败的“头号案例”,而非在这条路上踉踉跄跄的坚守者。相比短期看不到的成功,近期巨大的失败显然更刺激。

多种情绪的杂糅,让华谊差点被大众舆论实现“做空”。华谊的确有自身的不足和缺点,但这种缺点远远没有到了舆论“做空”的地步。华谊仍然是国内最顶级的内容制作公司,(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也掌握着多元发展一切有利的资源。尽管短期内效果难显,但在主业不断“回血”后,这种模式看起来起码是良性发展。

但可悲的是,普通大众等不及。期待着“悲剧”的发生,期待着“邪恶”的降临。

对于华谊来说,当经历磨难时,要么奋起反抗,要么用事实说话。因为面对舆论,站着沉默可能都是一种错。

(文章来源于:第一院线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