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台标准趋同,审核标准趋紧,转网播能成为《延禧攻略》等宫斗剧的避风港吗?

ju
网台标准趋同,审核标准趋紧,转网播能成为《延禧攻略》等宫斗剧的避风港吗?

今年的大女主戏可以说是不太顺遂,延期的延期,重补镜头的重补镜头,改名字的改名字。特别是周迅重回小荧幕之作《如懿传》一再延期。延播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剧方不甘心网播。

2 - 640?wx_fmt=jpeg.jpg

《如懿传》等戏上星难的背后,是相关部门对大女主戏、古装戏等管控的进一步收紧。(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2011年,广电总局就禁止宫斗戏在上星频道黄金档播出。2015年,《电视剧管理规定》要求古装剧题材每月和年度播出的总集数都不得超过总数的15%。2017年,网传“最严限古令”,严禁戏说胡编的宫斗剧在一线卫视播出,很多古装剧的播出也变得遥遥无期。

监管愈加严格,必然将推迟作品的播出时间。《如懿传》2016年8月开拍,至今还没跟观众见面。但现在,与《如懿传》题材撞车的《延禧攻略》颇为投机地转为网播,从2017年7月开拍,到今年7月,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开播,既蹭了热度,又利用电视剧实行专审制、网络剧实行自审制的便利。但这,对于别的剧集来说,或许并不那么公平 。

管控背后:对价值观的正确引导

自《甄嬛传》时起,大女主戏渐起的同时,也带热了宫斗戏,这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大女主戏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地方。 大女主在宫里各种杀伐决断,各种工于心计,升级打怪,见招拆招,这或许能让观者感受到所谓“爽文”的快感。  

3 - 640?wx_fmt=jpeg.jpg

但获得观剧爽感的同时,观众或有可能接受到错误的信息, 比如历史信息混乱,脱离历史的各种胡编乱造。而不少观众,是没有判断力的,是没有甄别能力的。更为严重的或是,对于那些青少年儿童来说,这些工于心计,尔虞我诈的作品,传输了错误的价值观,人生观。实际上,自今年以来,影视行业能明显感受到对于大女主作品管控的进一步收紧。

4 - 640?wx_fmt=jpeg.jpg

去年上星无望后迅速转网播的大女主剧,其实细究起来,很多也禁不起审查。《独步天下》编造努尔哈赤及其儿子们五个人都爱着女主,俨然一出超级玛丽苏大剧, 在皇太极人物塑造上严重脱离史实。

《独孤天下》则扭曲了历史权臣宇文护的情感经历,极易误导人们树立不正确的爱情观。可见严管法令之下,宫斗剧中的乱象仍会钻漏洞出现,在网络播出的剧未必就是价值观正确的剧。

5 - 640?wx_fmt=jpeg.jpg

最近播出的宫斗题材的《延禧攻略》也是问题多多,女主以暴制暴,其独立自强的人设建立在其他人智商下线的情况下。从女主开挂的剧情来看,(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此剧实质仍是用历史的外衣包住玛丽苏套路的内核。且为了打造霸道总裁的人设,《延禧攻略》对乾隆恶意丑化,剧中皇帝会不顾皇家礼仪怼天怼地,口出恶言。而皇后与妃子百合线,也有扭曲历史的嫌疑,不利于青少年了解历史。

早前,就有人将《甄嬛传》中的厚黑学视为“职场宝典”来鼓吹;《芈月传》播出,被网友戏说宫斗要从娃娃捉起;《宫》《步步惊心》让阿哥们都爱上深谙后宫谋略的佳人。《延禧攻略》中,从绣坊到长春宫,再到后宫,女主角始终处于战斗之中,睚眦必报、行事狠厉的性格,放大了古装剧中人与人之间针锋相对的关系。

这些宫斗剧导致一种畸形的生存观念诞生,误导人们认为掌握权谋、性格狠厉才是生存之道。这显然是对古文化的误读,使文化产品的生产进入误区,产生错误价值观和思想导向。

有意思的是,这类作品在调性上不甚进步,其流于表面、套路化的拍摄手法让观众审美疲劳,也让真正静下来拍摄历史好剧的创作者叫苦不迭,大量跟风作品的出现让市场抵御风险的能力也羸弱了一些。

6 - 640?wx_fmt=jpeg.jpg

网台趋同收紧背后:标准是否同一?

正是基于此,广电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管控宫斗剧,在一定程度上压住了这股火,近两年甚少有鼓吹宫斗的古装剧在上星频道播出。去年,大量涌现的古装剧更是受到了相关部门的严格审核,没有全部涌上上星频道。

但好景不长,随着网络平台的发展,有些可能在人生观、价值观不甚正确的剧有了网络播出平台这种选择,当下网播的《延禧攻略》正是走了这种捷径 。无需否认的是,这个剧确实有一定的热度,甚至在拍摄手法上有些许创新,但从其本质上,还是在宫斗戏中打转,各种设计、计谋层出不穷。  

为了争宠巩固地位,反角们各种要拿掉别人的孩子,用新批把叶制药使人流胎,皇后刚怀孕就流产。随着剧情的推进,为了塑造女主宫斗强人的人设,后宫众妃子组团来陷害女主。女主金手指大开的情节,一时间吸引了观众,但也严重脱离了历史现实,更引起大众肆意忖度意淫历史。

7 - 640?wx_fmt=jpeg.jpg

值得注意的是,网台管控趋同下,网播电视剧的审核标准也将愈发严格。

在2015年,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在北京召开,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分别就电视剧、网剧的管理进行了主题报告:尽管依然采用自审自播的模式,但未来网剧的标准应与电视剧一致,“电视台不能播的,网络就不能播”。

去年9月份,广电总局等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明确提出要按照媒体融合的总体思路,对电视剧、网络剧实行同一标准进行管理。鼓励各视听节目网站投资制作、购买、播出优质国产电视剧。

这表明,电视剧和网剧的播出审查应该是建立在统一标准之上的。近期,《天乩之白蛇传说》等作品的下架,也说明网剧、电视剧审核标准的整体趋势还是趋同。那些或侥幸上架的片子,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严肃创作者的信心。从电视剧的审核标准来看,不管是《延禧攻略》中如“做朕的女人”这样过于轻佻直白的对话,还是脸谱化历史人物,都不甚符合电视剧的标准。但网播,或许为其避开了总局“网台统一导向、统一行业标准”。

8 - 640?wx_fmt=png.jpg

电视创作者:保持社会责任当担

广电层面对于这类剧的管控,还有网台标准趋同等条例的存在,不仅制约着古装剧的播出,对于电视剧创作者,更起着警示作用,提醒从业者要时刻保持警醒,创作也要有社会责任当担,不要“花式作死”,污染整个电视剧市场。

首先在内容和价值观导向上,应该坚持正向创作方向不动摇。部分古装剧不尊重历史、影响青少年对历史的正确解读,而这也是古装剧被禁的最主要原因。政策并非“罪魁祸首”,古装剧创作偏离艺术正轨才是值得反思的地方。

9 - 640?wx_fmt=jpeg.jpg

当市场呼吁古装正剧的回归时,有一些古装剧却将古装剧的创作拉回到戏说历史的桎梏中。女主金手指大开,人人都爱她,这种开挂的剧情俘获观众快感一时爽,但扭曲了历史,误导了观众,对整个电视剧市场创作容易产生消极影响,下一个“魏姐”,下一个“步悠然”或将很快出现在其他古装剧中。

再者,古装剧的创作应该沉下心来。前几年,若行业内选择“量少而有质”的精品路线,则古装剧的境遇或许大为不同。毕竟,很多古装剧只为借机赚钱,造成了题材井喷、跟风模仿的现象,真正沉下心来创作的作品很少。

当市场上同质跟风的作品多起来,良莠不齐,泥沙俱下,则相关部门的审核将会更严格。(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古装剧想寻求上星播出,无疑将会更难,这对真正好的作品而言,是令观众感到惋惜的,毕竟网播的“爆”和在电视上播出后,被全国人民观看,打响国民度,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不过,优质的古装剧仍有望回归一线卫视,只是需要更长时间的考验和审查。好事多磨,也希望那些筹备久、审核久的剧集能够顺利播出,同时不辜负观众的期望。

(文章来源于:金牌舆情官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