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的困境还能破吗

郭梦仪
ofo的困境还能破吗

共享单车经过近3年的发展成为多数人出行的选择。只要付一些押金就可以骑辆共享单车,这对于每个人的生活来说都是非常方便的一件事情。但随着行业的发展,共享单车企业陆续倒闭,小蓝单车被滴滴复活,摩拜单车也被美团纳入麾下,仅有ofo在独立发展中苦苦支撑,寻找续命符。(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随着市场理性的回归,不少行业问题亟待解决。共享单车如何盈利?因共享单车而带动的自行车工厂、物流、维修厂等产业链经过3年的沉浮是否又要回归共享单车之前的状态?《中国经营报》记者历时两周,以头部企业为典型案例,深入现场调查,特此带来关于共享单车的专题报道。

ofo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似乎仍未解决。

8月31日,上海凤凰(600679.SH)发布诉讼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因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方)赔付货款6815.11万元。

不仅如此,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赴天津调查发现,天津富士达等工厂与ofo皆有欠款,工厂欠款突破1亿元。目前,ofo还债的方式主要是私下“以车抵债”,以80元/辆左右的价格抵消债务,但即便如此也有不少公司暂停了与ofo的合作。除了上海凤凰提起诉讼以外,天津也有多场ofo与物流公司的欠款官司正在进行,总金额达到百万元级别。有物流公司、共享单车方面向本报记者爆出,ofo供应商和仓储租赁欠款或接近1亿美元。

其实,ofo的情况是当下共享单车的缩影。

2017年的冬天,共享单车淡季击垮了几乎大部分的共享单车企业。期间不断有中小平台宣布退出市场或停止运营,而两大巨头也因为无法承压,摩拜被美团收购,而ofo则因资金链紧张亟待“续命”。根据美团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4月份摩拜不到一个月亏损5亿元。

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无法单独成立,只能靠其引流,为其他业务输血并盈利,这成为资本、美团乃至业内的共识。是否还有更好的商业模式,能更好地为共享单车续命,在现在看似乎还是个谜。

融资消息被怀疑

收购消息未官宣,融资的消息纷至沓来。9月5日,据36氪独家报道,ofo将完成E2-2轮融资,融资额达数亿美元,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事向ofo询问,相关负责人表示“好像有,具体细节不清楚”。而滴滴则表示“不予置评”。

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滴滴的人士表示,“发布这个消息的时间点挺有意思。”

根据本报记者向多位接近滴滴人士和共享单车人士求证所得到的回复来看,ofo的E2-2轮融资的真实性被业内人士怀疑。一方面,滴滴目前心思不在并购融资上,另一方面,ofo正面临各方供应商的起诉和催债,此消息是由ofo放出,希望安抚供应商们的情绪。

“可能是为了拖延时间,给谈判留出一点时间。”一位不愿具名共享单车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ofo面临的问题比较多,比如运营、内部员工工资方面都有压力。

随着滴滴与ofo谈判的深入,滴滴对于共享单车的布局也一直推进。8月24日,本报记者前往了位于北京顺义区兴英东路滴滴小蓝单车临时的户外仓库。记者进入仓库发现,其实就是一片圈起来的大空地,里面大部分摆放的新车,不断有来自天津的厢式货车进出,将小蓝单车从车上卸下来,也有北京的厢式货车进入将小蓝单车装厢开走。

记者以物流业务的身份向该仓库负责人询问滴滴的情况,其表示,这只是滴滴临时的中转仓库,目前小蓝单车新车投放都是从这里进入北京,“本来8月份目标是想投放4万辆的,但是这已经8月20多号了,目前就投放了2万辆,估计完不成目标了。”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8月初,负责ofo城际物流的老板告诉本报记者,滴滴驻厂经理向他透露,ofo与滴滴商定,将ofo在北京的部分小黄车置换成滴滴单车,并已经开始在雷克斯生产滴滴单车。而滴滴收购一旦成功,置换小黄车的市场份额已经是多位受访业内人士的共识。

ofo资金池或已达最低阈值

一被ofo欠款千万级的物流公司地区负责人独家告诉本报记者,仅物流商和仓储租赁方面,ofo欠债近1亿美元,这还不算工厂的欠债。该数额得到了一共享单车高管的确认。记者就上述欠款传闻向ofo方面进行核实,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未作回应。本报记者再向上述物流公司地区负责人确认消息,其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无论是融资还是并购,ofo速度都要加快了。据接近滴滴人士和一家共享单车公司不具名人士透露,目前ofo资金池已快到达最低阈值。而双方就并购问题依旧没有谈妥。

“两方都有问题,比如讨论ofo到底值多少钱,值不值这个钱和值不值得收购。况且公司行业发展变化很快,会影响到公司的决策。”上述共享单车高管称。

根据接近蚂蚁金服的不具名人士透露,5月至6月间,ofo收购的事情就开始谈了,当时谈判桌上除了滴滴和ofo,还有阿里巴巴以及哈罗单车。

3月4日,ofo创始人戴威已通过两次动产抵押的方式,换取了阿里共计17.7亿元的融资。第一笔质押发生于2018年2月5日,位于北上广深四地的共计444.7572万辆自行车被作为资产,抵押给了“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债权数额为5亿元。 第二笔质押发生于2018年2月12日,抵押物为浮动数量的共享单车,抵押权人为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债权数额为12.66亿元。

 “阿里以ofo欠钱为由上谈判桌,但是估计因为滴滴不同意,在7月中旬的时候,哈罗和阿里退出了谈判。”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说。

目前已经9月,再过两个月进入冬季。共享单车冬季即淡季,单量将有明显下滑。不过一不具名资本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如果与之前所传的估值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除去ofo欠下的债务和滴滴之前的股份,实际向ofo支付的金额将会很低。“接下来,债务方面的问题,就是滴滴和供应商厂商谈了,有可能不会一下子付清,或者以股份置换的形式,都有可能。”

迟迟解决不了资金问题,使得ofo的合作伙伴已经坐不住了。8月31日,上海凤凰公告称,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于近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涉及金额6815.11万元。资料显示,东峡大通即为ofo小黄车运营方。

除了上海凤凰以外,《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云鸟物流公司员工王毅(化名)独家了解到,包括供应商加仓库租赁两个环节,ofo欠款就能接近1亿美元。(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7月初时,本报记者了解到ofo欠骏马物流约300万~400万元,欠云鸟物流、卓急送、顺丰等企业的款项为千万元级别;虽然有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ofo欠德邦物流达几亿元,但是德邦相关负责人否认了此消息。

而厂家方面,除了上海凤凰以外,7月份时ofo欠天津富士达款项4700万元左右;7月末,ofo向天津富士达还款后还剩4000万元左右。对于融资的消息,王毅并不相信,在他看来,ofo资金链和目前的企业情况不太乐观,被投资人看中的可能性不大。目前,据王毅透露,云鸟物流集团层面发出还款诉求,现在主要是法务介入在做这个事情。

目前ofo稳定军心的方法是以车抵债。“不少厂家虽然将小黄车生产了出来,但是ofo无力支付货款,因此直接让厂家以80元/辆的价格卖掉来抵债。”上述共享单车不具名人士称,工厂以外,物流公司的债务目前也通过80元/辆的价格来抵欠物流公司的债务。

共享单车如何续命

共享单车这3年,命运可谓跌宕起伏。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岁月里狂飙,广受各路资本猛烈追逐,却不想一路从“补贴大战”奔向寒冬。共享单车如何续命反倒成了公众的关注焦点。

9月5日,即将赴港上市的美团点评更新了财务报告,而其中收购摩拜的交易也水落石出,如果按照市净率(PB)计算的话,美团收购摩拜的价格达到了近6倍PB。

目前披露的报表中,只有4月份的摩拜经营状况。数据显示,摩拜不到一个月亏损近5亿元;另外,摩拜账面上超过80亿元的用户押金主要用途到底在哪里,招股书也没有明确说法。

市场人士认为,可见一个月亏损可能超过5亿元左右的摩拜,一年可能亏损几十亿元,这也会给美团带来巨大负担。

无论是针对早期还是后期的投资者,共享单车领域早已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一位不愿具名的原摩拜投资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已经不关注共享单车这个赛道。其实,作为ofo的早期投资人,金沙江创始人朱啸虎在去年年末一直主张摩拜和ofo的合并。虽然因两家创始人都不同意而不了了之,现在来看,两者合并似乎是ofo最后一次机会。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表示,现在共享单车的资本热度大不如前,更是留下了一堆问题尚待解决,时间拖得越久其价值或许会更低。

目前来看,摩拜已经纳入美团麾下且份额稳定,而ofo的市场份额却被阿里和滴滴虎视眈眈。一位负责共享单车企业城际物流的公司负责人向本报记者透露,一线城市虽然依旧被摩拜和ofo把持,但是在二三线城市,小蓝单车和哈罗单车如火如荼。“基本上是一方投放多少,另一方立刻跟进。”因此,无论是滴滴还是阿里,对于ofo手上庞大的一线城市的市场配额都十分感兴趣。

但拿下之后呢?共享单车已被证明无法靠自身盈利,各大巨头如何将啃下来的生肉做熟?

“共享单车行业只能作为成本部门存在,盈利只能靠共享单车吸引流量进而靠其他方式变现。”这位资本人士对本报记者说的话与美团对摩拜在集团地位上的描述有较高的相似性。

关于跟摩拜如何形成协同效应,美团在招股书上作出了这样的描述。“使单车的部署及维护合理化、精简营运人员及潜在优化定价策略;(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继续扩大摩拜的用户基础、提升用户体验并提高用户黏性,从而提高营运效率将摩拜整合至我们领先的移动应用程序并促进向摩拜用户进行其他服务的交叉销售。”

美团举例,目前正提供入口让用户直接从美团应用使用摩拜的服务。利用美团在推出并营销新服务方面的经验、执行力,以及线下营运能力,可以帮助摩拜提升用户体验并增强用户黏性,同时显著改善其营运效率及财务可持续性。

(文章来源于:中国经营报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