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男频IP是个伪命题吗?

谢明宏
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男频IP是个伪命题吗?

豆瓣评分5.0,《武动乾坤》像一小块突兀的黑,点在导演张黎光鲜的履历上。在此之前,无论身为导演还是监制,他的名字都与“历史正剧”、“品质剧”相连。

《大明王朝1566》《人间正道是沧桑》《雍正王朝》《大清盐商》《少帅》……曾经最会拍“男人”剧的导演拍出了一部不成功的“男频”剧(男频:男性频道,以起点为代表的男性向网络小说),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无独有偶,和《武动乾坤》同为天蚕土豆原著的《斗破苍穹》,也在9月3日接档新版《流星花园》,登陆湖南卫视。

《斗破苍穹》比《武动乾坤》的IP更响,是天蚕土豆的成名作,改编剧在男性市场的期待度明显高于《武动乾坤》。(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目前,《斗破苍穹》的收视表现也略优,收视率稳定在0.6%-0.7%之间,平均比《武动乾坤》高出0.1%。当然,《斗破苍穹》比它的前辈《流星花园》,收视还是很有差距的,尽管后者口碑稀烂。

一次、两次、三次的失望,男频IP到底还有没有救?单一案例还可以说是片方改编的不好,集体仆街那就得仔细想想是不是根子上就错了。

说得武断一点,男频+玄幻=死亡。2016年的《诛仙青云志》就饱受诟病,2017年的《择天记》也无声无息,到了今年《武动乾坤》和《斗破苍穹》皆开局不利,用铁一般的收视和口碑提醒着创作者们:清醒一点。

是的,我们可以给这些电视剧找一万种理由和借口:剧情注水、演技堪忧、改编不当。可一个无法掩盖的共性就是:男频IP尤其是最热的玄幻题材,可能真的不适合改编电视剧。

从未存在的“爆款公式”

也许从拍摄初衷来看,张黎并没错。“选择尝试不同的类型,其实是与过去的自己对抗。”

他澄清过,拍玄幻无关“妥协”“背叛”,而是主动选择,当创作方法、镜头语言面临逼近“天花板”的阵痛,他亟需新变化来浇灌接下去的创作。

但事实给了诚实又沉重的一击。张黎仍是那个“能用电影语言拍电视剧”的导演,但他用自己的作品口碑验证——影视圈曾笃信的“男频IP+流量明星”的模式真的错了。

一句话概括《武动乾坤》:一个出身草莽、身无长技的平凡少年林动的流浪冒险之旅。张黎将之归纳为“英雄少年成长记”,“虽是玄幻背景,但核心依旧是讲人。只是这次年龄下沉到青年,讲他们面临困境,如何突破”。

导演的背书,让向来对玄幻题材避之不及的人,为《武动乾坤》贡献了些许收视和点击。但几集看罢,即可认定:即便擅长男性剧的导演也挽救不了“玄幻男频”这款毒药。

张黎没错,杨洋没错,是男频玄幻错了。杨洋演得卖力,导演则呈现了个人一以贯之的电视美学表达。黑白定格闪回、人物局部特写、不规则运镜、大量唯美空镜,都是高妙的拍摄手法。唯一阴差阳错的就是与“男频玄幻”的磁场冲突,好比再优秀的大厨也无法融合“性质相冲”的两样食材。

问题出在“先期认同与认同出错”上,男频IP在被影视化之前都拥有广泛的男性受众和良好的品牌效应。但影视化却经常破坏了大部分原著党的先期认同。

究其根本,男频小说影视化,始终处在一种只能拍给女性看的错位境遇中。

平凡少年打怪升级的男频玄幻小说,在改编成电视剧之后,基本就成为了女性观众的舔屏之作。《诛仙青云志》《择天记》《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的男主分别是李易峰、鹿晗、杨洋、吴磊。很显然,这些大男主电视剧的目标也是收割少女心。遗憾的是,升级打怪的剧情对于女生来说,真的很没意思。

争取男性观众呢?男频作品的一大魅力在于复杂的世界观以及各大家族、各种势力的纷争与恩仇,这些场景的还原,在现有技术水平以及投资环境下并不容易实现,况且主演还是不招男人待见的小鲜肉。

这种用户双向错位,最终导致男频改编的投入普遍大于女频改编,扑街率也远高于女频改编。场景恢弘的男频IP普遍投资巨大,《九州海上牧云记》3亿,《择天记》近4亿,《武动乾坤》更高达6亿。只能说,投资越大,吐血越多。

白天不懂夜的黑

如果让男性观众票选男频IP的主演,恐怕大部分我们所看到的阵容都将不复存在。男频IP的受众是男性读者,制片方想照顾的却是女性观众,启用流量小鲜肉,最终造出了“金刚芭比”一般的男频玄幻剧。

7 - 640?wx_fmt=png.jpg

人家要妥妥的少年感,结果鲜肉已经油腻;人家要失意发疯,结果鲜肉把自己弄成了个傻子;人家要兄弟的铁血柔情,结果鲜肉搞得像是姐妹情深。一千个读者里有一千个萧炎,但《斗破苍穹》就是能给你第一千零一个,惊喜不兄弟?

流量崇拜在女频改编剧或许喜忧参半,但在男性观众这里是休想行得通。类型决定着作品的受众群体分布,小说与影视剧属于两种不同媒介的作品,受众群体分布具有各自不同特性。男频IP要想成功,需要讨好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不少男频大IP的上马,都是瞄准了《琅琊榜》的成功,但却忽略了《琅琊榜》的原著本是耽美转型的男频。

《琅琊榜》如何在稳住大部分男性观众的同时,迎合了基数更为庞大、在社交网络也更为活跃的女性观众,(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并不是单靠“制作精良”就能两边讨好,须得“灵魂深处闹革命”。

在《琅琊榜》的影视化中,类型与原著基本保持了一致性,“架空历史观的古装权谋复仇剧”是对该剧最直观的描述,而少量的“武侠”“耽美”“言情”则成为其类型以及风格上的重要点缀:

这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类似于当下中国的主流文化与青年亚文化之间的关系,切合了当下大多数观众对于影视文本的审美需求:男性观众对于传统的古装权谋复仇剧具有深厚的审美需求,而女性观众对于“耽美”“言情”又有着不可割舍的迷恋之情。

脚踏两条船的游刃有余体现在,《琅琊榜》在类型上保持了“一主一次”的关系,在男性观众的审美需求中加入了女性观众的审美需求,同时又没有造成女性元素的喧宾夺主,做到了高程度的两性审美融合。

在电视观众仍然是女性为主的大环境下,男频IP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夹逼:单纯的男频题材近乎绝迹,想要获得成功必须做到两性审美融合。而市场上的大多数男频,却把自己弄成了不伦不类的“中间态”。男性观众不过瘾,女性观众不沉迷。

男人也爱女人戏

男频改编还存在着一个技术性难题,那就是男频小说几乎不存在平行叙事。不管篇幅多大,世界观多宏伟,基本都是采用传统的线性叙事。

但电视剧却没办法用这样的方法讲故事。因此在男频小说中明明目不暇接、酣畅淋漓的快节奏,放到改编影视剧中,节奏却有所放缓,这也不单是注水的锅。

同样的叙事困境下,女频IP的节奏缓慢却更容易获得观众的宽容。因为情情爱爱的事,怎么能讲逻辑、讲效率呢?但以“推理悬疑”见长的男频IP,就丝毫没有拖沓的余地。

同样都是升级打怪,女频IP的代入感也比男频IP强太多了。看着魏璎珞从宫女到妃子,怎么就比看着林动从少年到男人更带感呢?或许不止是女性观众更易共情,还输在了男性观众的“倒戈”上。

一个普遍却有趣的现象:女性观众不一定会看成功的男性IP,男性观众却有很大几率被成功的女性IP所感染。富察皇后跳楼和傅恒战死的两集,抖音上出现了大波的男性观众泣不成声的短视频。

口嫌体正直的男性观众,大多一开始并不知道什么《甄嬛传》《延禧攻略》。但被女性朋友安利之后,看得比女观众还带劲。男人这种大猪蹄子,既然在生活里都无法识破绿茶婊的低级套路,自然也会带着强大的真情实感和后宫妃嫔们一起“伤春悲秋”。看剧时,很多女性观众一眼识破的虚情假意,到了男性观众那里就成了浓情蜜意。

女人爱看女人戏,其实男人也爱看女人戏。这么多年的女人戏看下来,审美习惯早养成了。以往的国民剧《还珠格格》、《流星花园》、《甄嬛传》,哪怕是《琅琊榜》,哪一部离得开女性观众的助推?最近不都在讨论男人“娘化”的问题吗,寄望“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男性观众一夜间抛弃女性题材,本来就不现实。人家可是看《回家的诱惑》长大的啊!

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富豪榜上,排名前十的作家均为男性,且作品均为"男性向"的玄幻、武侠、历史类。其实呢,男频在付费阅读上称霸,(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女频在影视改编上争春,大家各安其位不是很好吗?要是妄想“既然这么多人愿意花钱看这小说,改编成电视剧得多火”,那恐怕要希望落空了,甘蔗没有两头甜。

(文章来源于:娱乐硬糖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