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大侦探》与综N代原罪:老粉丝难伺,新嘉宾难请!

思涵
《明星大侦探》与综N代原罪:老粉丝难伺,新嘉宾难请!

时隔一年,《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在粉丝的期盼中姗姗来迟。但谁都不会想到,这一次,激起舆论水花的居然不再是高能案情和精致制作,而是老粉针对嘉宾阵容变化的愤怒。

3 - 640?wx_fmt=jpeg.jpg

《明星大侦探》是芒果TV成立后推出的第一档大型自制节目。2016年,从无冠名、无宣传的第一期节目开始,从未缺席的何炅、撒贝宁,以及鬼鬼吴映洁、白敬亭和王鸥三位最常出演的嘉宾,陪伴这档小透明节目走到头部网综。何撒白鬼鸥五人也成为了节目老粉心中的原班人马和“团魂”。

然而到了第四季,以原班成员鬼鬼吴映洁为首,观众想念的那些老嘉宾好像来得少了。相反,男团偶像Justin、表现不佳的谭松韵却屡屡出演,引发了节目老粉的不满乃至怨怼。

4 - 640?wx_fmt=gif.jpg

从“原班人马”、宣传“团魂”,到如今对此闭口不谈,在老粉丝心中,(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这是一出功成名就后抛弃糟糠之妻的戏码。而对于《明星大侦探》团队来说,嘉宾阵容变化的背后既是无奈,又是商业演化的必然。

5 - 640?wx_fmt=jpeg.jpg

从第四季豆瓣开分9.5分,到如今跌至四季以来最低的8.8分。嘉宾阵容的变化并不是这档综N代口碑下滑的唯一原因。但不可否认,它的确成了老粉最激烈情绪的出口。

对于节目组来说,尤其是曾被老粉捧上神龛的综艺而言,如何安抚老粉的情绪、如何处理新老粉丝的对立、如何将新商业和旧风格溶于一炉,必然成为流量明星这一显学之后,娱乐行业的怪现象和新常态。

老嘉宾出镜变少?

节目老粉的意难平

每一样事物最初的爱好者都拥有一种本能的排外情绪——粉丝称之为“情怀”,路人称之为“优越感”。

对《明星大侦探》的老粉来说,这种情绪的外化表现就是对原班嘉宾的呼唤。毕竟,作为开播时连冠名和宣传都没有的“无名之辈”,《明星大侦探》与最初的那批嘉宾可以说是识于微时。

7 - 640?wx_fmt=png.jpg

《明星大侦探》每期有六位身份牌各异的玩家,通过搜证和审问找出真凶。节目的核心是犯罪推理和角色扮演。

在长期录制中,老玩家们不仅提高了推理和搜证能力,也形成了深厚的感情与默契。《明星大侦探》还开创了“CP乱炖”的新风,节目中任意两个老玩家都有和谐有趣的CP感。

8 - 640?wx_fmt=gif.jpg

老玩家之间的“团魂”是粉丝粘性的重要来源,也是前三季节目宣传的主题之一。今年3月,节目组写给粉丝的信里曾表态“团魂不散,一个不少”,“你们每天呼喊着「求原班」我们都看在眼里”。

然而几个月过去,面对粉丝对原班人马同框的呼唤,《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开始保持沉默。

第四季的遗憾,并不只是何撒白鬼鸥五人未能同框。除了何撒两人,被公认属于团魂(表格中前五)的五人,出场数量与第一季相比都在减少。老玩家王嘉尔、杨蓉在第四季中甚至并未出演。

9 - 640?wx_fmt=jpeg.jpg

“+”后面的数字计入不属于独立案件的先导片、新春特辑等

对老玩家想念的另一面,是节目老粉对新嘉宾的警惕。开播前,新嘉宾、男团Ninepercent成员Justin就曾受到老粉质疑;后来风传原班成员鬼鬼吴映洁将被新嘉宾谭松韵取代,变成飞行嘉宾,引起部分老粉恐慌。

雪上加霜的是,开播后谭松韵表现不佳,还在微博超话表示“不喜欢的可以不看,说不定没有最差只有更差”,更点燃了节目老粉的愤怒。

10 - 640?wx_fmt=jpeg.jpg

在谭松韵事件的推波助澜下,传闻要被取代的原班成员鬼鬼吴映洁成为了风波中心人物。群情最为激愤时,导演曾在采访中保证鬼鬼确定会录制过半节目——也就是6期以上。

然而目前来看,这一季只有4期节目有鬼鬼参加。于是当初的承诺,似乎成了一个用来安抚老粉的谎言。节目老粉的排外情绪,意外地转化为粉丝与节目组之间的对立。

渴望老嘉宾也期待新嘉宾的节目组

“有的时候大家觉得导演组是万能的,导演组能够决定everything。”《明星大侦探》第四季总导演何舒有些无奈地向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说道。

尽管从最终出演情况来看,鬼鬼的出演集数降低,王嘉尔、杨蓉等老玩家甚至没有出演第四季。但何舒告诉河豚影视档案,节目组并未有意减少老玩家的出镜,相反,他们和节目观众同样认可老玩家的重要作用。

11 - 640?wx_fmt=gif.jpg

“导演组从来都没有说希望谁不来,或者希望谁少来几期、谁多来几期。我们都是希望只要你有档期都来,尤其是老嘉宾。”

事实上,节目组敲定嘉宾的一般原则是,在录制前优先把所有的录制时间发给老嘉宾,让他们反馈自己合适的时间,确定后然后再用提前储备好的新嘉宾去搭配。

录制第四季期间,老玩家王嘉尔一天空档都没有,因此只能遗憾错过;而本来能够录制6期以上的鬼鬼,由于后面档期发生变化,加上录制节目衍生的互动微剧消耗了一部分档期,也比预计中减少了录制次数。

12 - 640?wx_fmt=gif.jpg

“十二集老玩家都要排不开了,飞行嘉宾请谨慎选择。”第四季开播前,一位老粉丝在@明星大侦探官微 的评论区说道。

然而,老玩家的数量真的多到排不开吗?

如果将参加过两期及两期以上的艺人都称为老玩家,那么在第四季以前,除何炅撒贝宁外的老玩家共有12位。

13 - 640?wx_fmt=jpeg.jpg

简单计算一下,每期除了何撒二人还需要4个玩家,也就是12期×4人/期,再除以12位老玩家可知,(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每位老玩家需要来4次,才能填满一季的空缺。

即便鬼鬼吴映洁、王鸥、白敬亭几位半固定嘉宾期期都来,其他老玩家也要保证每人来一次以上。再考虑到像鬼鬼、王嘉尔这类档期问题,想要只用这12位老玩家填满12集节目,并不现实。

14 - 640?wx_fmt=gif.jpg

正如何舒所说,“老玩家之间他的气场是很舒服的。我们需要更多的老玩家,带很少的新玩家去创造出来的一个氛围。”在老玩家储备不足的情况下,培育更多的老嘉宾就势在必行了。

相比第一季、第二季时还有大量只参加一期的嘉宾,从第三季开始,节目组会更倾向于和新嘉宾一次性签约两期甚至更多期数的录制。

15 - 640?wx_fmt=jpeg.jpg

“+”后面的数字计入不属于独立案件的先导片、新春特辑等

何舒发现,只给参演艺人一次机会并不能真正看出他的表现是好是坏,新玩家需要更多地与节目规则、(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老玩家进行磨合。不过,节目组的这种尝试却导致了第四季最大的口碑危机。

在前三季中,新嘉宾一般会有一期节目试水。魏大勋、杨蓉等老玩家都是在第一期表现及格的情况下,隔一段时间再上第二期。而如第四季谭松韵这样的表现会被观众认定不适合节目,也不会再出现在后续录制中。

但在第四季中,适应不良的谭松韵一连录制三期,还在微博超话回怼观众“不喜欢的可以不看,说不定没有最差只有更差”。这在消耗艺人与节目口碑的同时,将观众的负面情绪引向了对节目组与新嘉宾一次性签约多期的新举措上。

16 - 640?wx_fmt=gif.jpg

在何舒看来,新嘉宾磨合期造成的口碑成本,是《明星大侦探》一直以来都在付出的。现在的老玩家在第一次上节目的时候,也曾收到负面评价。或许是因为第四季的影响力进一步升级,这些声音才显得格外突出。

“只有多来你才能够进步,只有多来你才能成为老嘉宾,才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但另一方面,老粉的容忍度日渐降低、给予新嘉宾的时间越来越少,越来越难以有磨合空间,这也成为一种新式囚徒困境。

再看向《吐槽大会》,近期李诞的消失一度引发老粉不满;早期马景涛、李小璐等风格不适的嘉宾的出现,也让硬核美式脱口秀粉接受无能。

《奔跑吧兄弟》中越来越强的通告宣传效应,老胳膊老腿的大咖时不时替代7人跑男团某些成员的情况,也让不少老粉吐槽……

但另一方面,新嘉宾毫无疑问给小众综艺《明侦》带来的不仅仅是填缺,河豚影视档案发现,整个第四季中,点击量最高的恰恰就是新嘉宾不少的Justin、邓伦所在的第三期。

不只是《明侦》,在《创造101》里的姜文(当年姜文尬聊的行为被称为想把梳子推销给和尚,具体看链接),《中国有嘻哈》里的冯小刚这样明显来宣传电影的动作出现时,相信节目组考量的也不是节目效果,而是与行业大牌的业内关系,以及综艺效果的跨界赋能。

17 - 640?wx_fmt=gif.jpg

从这里看,新嘉宾本身的流量效应、大咖的品牌效应,这些才是一档冠名费越来越高的商业综艺所急缺的资源,即使变成类通告节目也在所不惜。

看起来,新嘉宾事件造成的口碑流失,似乎是《明星大侦探》在嘉宾储备过程中的必然遭遇,也是《明侦》新嘉宾化的必然。

嘉宾问题背后:

综N代的粉丝困境与创新瓶颈

部分老嘉宾的出镜减少、新嘉宾的签约期数变多,这种趋势其实从《明星大侦探》第三季就开始了。但在当时,并没有形成如今这样汹涌的抵触情绪。

事实上,老粉对第四季新嘉宾的不满不只来自嘉宾自身的表现,也存在被这一季剧本和剪辑拖累的因素。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剧本和剪辑决定这一案好不好看,嘉宾决定这一案的好看程度。”

18 - 640?wx_fmt=png.jpg

“NZND男团”是《明星大侦探》最经典的故事IP,每一季都会有一案以此为故事背景。第四季选择做NZND出道前的前传,却把凶手设定为后来出道成功的角色,因此被观众质疑是剧本bug、“三观不正”。

不过,这种指责可能是无解的。

作为一个贯穿四季的故事IP,狗尾续貂的风险本就非常大。因此节目组选择了“回到未红时”的时间点,将2018年流行的练习生出道话题融入其中,试图做出更有现实意义的探讨。

19 - 640?wx_fmt=gif.jpg

如果还要排除在前三季故事中出道成功的几个角色来设置凶手,就只能变成二选一,推理的乐趣又失去了。

受到节目老粉诟病的“剧本花样多、失去推理初心”,背后也是节目组力求创新的探索。

“已经做了三季,所以第四季的每个角色都要和之前的不一样。”何舒与河豚影视档案算了一笔账,每个故事有6个角色,每一季有12个故事——前三季已经有了上百个人物。

“世界上的故事模型包括人设其实都是有限的。”在人设和故事“不够用”的情况下,只能做一些特殊的设计来增加推理的难度和乐趣。比如双凶手配合作案、“我以为自己是凶手最后发现不是”、或者嫌疑人失忆不确定自己身份等等。

20 - 640?wx_fmt=jpeg.jpg

这些设计不一定都能被观众买单,但何舒表示:“新的东西就意味着一种冒险,观众可能接受,也可能不接受。但是在观众不接受的基础上,我们才能够更多的去看到他们不喜欢什么,我们以后才少走这样的雷区。”

这可能是综N代的宿命:安全区无法给予旧观众新鲜感,创新又面临着创作本身的天花板和口碑流失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明侦》有一种典型的“敝帚自珍”心理,因为老粉认知《明侦1》的时候仍是“非典型综艺”的状态,自然有一种慧眼识珠的心态,再加之其是烧脑推理类,老粉更有一种骄傲感。

同样是代表着青年文化的头部网综,《奇葩说》第五季、《吐槽大会》第三季都面临类似的困境。《奇葩说》更是频繁陷入新老粉丝和新老选手四维多角竞争的舆情陷阱之中。

但所幸,节目老粉臆想中的“初心变了”总是一个伪命题,站在商业角度,制作团队比任何人都更想让节目活下去。

因此,挖掘《明星大侦探》的IP价值也被提上日程。第四季开播时,节目就推出了互动微剧《片场谜案》,是推理游戏的节目模式与剧集形式相结合的试水之举。

明年,《明星大侦探》将正式推出迷你剧,每季4~6集,每集40分钟。(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这支团队还正在制作密室逃脱类型的新节目《明星大逃脱》,继续挖掘IP价值。

21 - 640?wx_fmt=jpeg.jpg

正如《奇葩大会》之于《奇葩说》,《脱口秀大会》之于《吐槽大会》,《明星大侦探》走上了一条综N代生存的必经之路。衍生节目既是创新的产品形态,也是创作进入疲态时的粉丝引流。

但毫无疑问,面对老粉动辄得咎的预期管理,还有拓展新晋嘉宾的商业诉求之间的平衡,会成为接下来综艺宣推的显学议题。

(文章来源于:娱乐资本论摘编)